\延長戦/

漫漫长夜。
pixiv id=16133418

P3开始连缘无关。
有几张给别人的生贺,请不要抱💤
天气冷下来了,不想动鸭……
之后的一段时间应该会在子博唠唠自己的该子。

自家冴月麟的设定和一些唠唠叨叨(。

直接复制了自己发在名朋的内容(。
反正是给自己存档用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🎐风花艶月~Hidden Story

  被隐藏起来的、关于某位少女的故事。

  感谢您能在闲暇之余翻阅这本古旧的书籍,虽然称它为“书籍”还为时过早,但这是一本需要你我共同书写的故事。

  我的名字是冴月麟,被神明抹消却因世人的思念而获得新生的存在。

  种族?嗯——准确来说是“思念体”,也就是类似精神体的存在,唉、不是麒麟吗?或许是因为诞生方式不同而导致的吧?现在的身体比起麻烦的人类躯体要轻松多了。

  能力……えと、应该是招福的能力。只要是我久留过的地方,住在那里的人们就会变得好运……

  操纵风与花的能力虽不及那两位,但也足够进行自保和弹幕对决,嘛、在实战场上自然是敌不过魔理沙小姐和灵梦小姐的,想跑也跑不掉,是我的修行还不够呢。

  此外,能够读取灵的思想似乎是身为“思念体”而拥有的天生能力。

  目前居住的地方是博丽神社,起初灵梦小姐是相当反对我住下的,再三保证我不会给她添麻烦、家务全包和紫小姐的一句话后,我便住在这里了。…灵梦小姐并不是坏人哦?突然有位陌生人住进自己家里,能够坦坦荡荡接受的人反而比较奇怪。

  性格……我过去的性格很糟糕,除了怨恨某位神明以外无法思考任何事情…刚刚的闲话请不要在意,不过是些小小的牢骚,来说说现在的我吧,我认为现在的我是善良的,是我喜欢的性格。

  …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话呢,作为自我介绍已经是超出篇幅的程度了吧?那、接下来就请听听“她” 的声音吧,へへ——♪

   啊啊?突然转到中之人发言不会让人觉得太突兀吗?再多说些话也没有关系的…哎呀,现在麻烦了呀。

  关于“思念体”的设定将来会补在145虾的空间动态中,其他的设定也会在那儿补充。总之就说说设定的初衷。

  按照结果来推测的话,冴月麟应该是个充满负面气息的孩子,对自己的存在被抹消的事相当介怀并且怨恨抹消她的神明,甚至嫉妒、怨恨生活在幻想乡的大家——可是这样的角色,我认为是很空虚的。和纯狐不同,冴月麟可是一直都是一个人哦?那些难以消化的负面情绪都由她一人承受。

  那就让她活着吧,以新的形式。毕竟有很多人发现了她甚至去喜欢她,于是便从人们强烈的思念中诞生,由思念构成的麟每时每刻都能够感受到那些人的喜欢,也能够听到那些人对她诉说的话语,只要思念仍在就不会感到孤独,也借此从怨恨中解脱,看淡曾被抹消存在的事。

  重要的不再是过去如何,而是现在、怀着重生的喜悦和对那些人们的感谢向未来前进。

  ……没了,感谢您能够看到这里。

菜鸡阿虾不会Duang高科技也不会上色,大家快来嘲笑她(醒醒)
能发呆到现在也是佩服自己。

畫兒童畫非常開心,從未有過的那種開心,打開電腦之後就在想,要不要畫點畫、嘗試表達一些東西之類的,不過妄想終究是妄想,讓自己開心起來才是最重要的,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動力。
好啦閒話說完。

*有對藪雨的未來妄想,從小鳥變成鳳凰、從名譽神主成為正式神主,未來想試著塗塗立繪上上色,阿玄的也有畫但是沒拍下來。
形象偏向女性請注意避雷。
*女僕裝是好文明。
*有東方角色和連緣角色的衣裝交換,前陣子不是畫過八雲鶴喰嘛這次是闡裡紫(ry)和博麗藪雨和鳳聯靈夢(ry)

個人將鶴喰和紫聯繫起來的原因是二人的BGM,永劫舞踏機關和夜幕降臨。
藪雨和靈夢則是自機的射擊樣式和“同為主角”,雖然JynX自己畫的是博麗玄鳥啦,就是萬聖節那張。

(話是不是有點太多了總之感謝你能看到這裡)

是的,和朋友脑的学pa(……)
p8是推上《连缘墨灵堂》的设定,画不出原图1%的可爱(。
p9-10是发过的死宛和天堺,这次有图了,就,一起发了(靠)

存一些玄薮

是写在自己空间里的东西,都是很短的片段…有意义不明和过度妄想的成分,请注意避雷和不要抓我的bug(←重点)
更新了10月6日。

18.9.6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沙啦啦——”
  纯白的碎纸片从高处飘落而下,在桌面、在书本上、在玄鸟的手背、甚至在祂的指缝之间。玄鸟抬起头,躲藏在祂乌黑帽檐之后的是薮雨的笑脸。
  “阿玄,来折花吧。”

18.9.9——————

  飞越时空。
  时间、空间、乃至次元,于祂而言不过是数十分钟的散步罢了,或许祂连目的地是哪里都没有考虑过,只是想要知道这层毛玻璃之后的世界而将它打碎、只是因为能够做到——相当单纯的动机,仅此而已。
  于是,这片黑白色的世界中有了祂的颜色,变得不再单调。虽说祂的到来依旧没有改变无趣的现状……至少,不会再感到孤独了。

  对这里的一切都抱着好奇心,祂眼眸中的光彩是从未见过的,或许过去的自己曾有同样的眼神吧,可那是早已腐朽的过去了。
  一旦知道了世界的全部,就会感到无聊,因为是天才所以早早知晓了全部,又因为知晓全部,这些知识才无处可去——无聊,无趣,单调,快要疯掉了。
  好想离开这里,离开这座监狱。祈祷是无用之举,很快就会破碎掉,毫无价值亦没有意义。既然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人——我做什么都是有意义的。
  酒也好,烟也好,睡觉也好,什么都不做也好,日复一日,重复着与昨日相同的生活,是因为在期待什么吗?究竟有什么是值得期待的?明明这双眼睛看不到未来,为何还要活着呢?

  “■■薮雨。”
  “是来这里……唔,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呢,我也不知道。”
  “说起来,你是谁啊?从没见过的人,衣服也好奇怪,像燕子一样…你会飞吗?”

*没什么卵用的注解
  联动9月10日发布在lof的玄薮。
  灵感来自p站一位太太的图,仅有黑白二色的玄鸟握着有色彩的薮雨的手。这张图给我的冲击太大于是展开了对玄薮二人过去的妄想。
  大概是玄鸟只身一人在黑白世界,这个世界只有祂一个人,早早知晓了黑白世界的全部的玄鸟对这个世界感到无趣,无趣到快要疯掉,于是将享乐的能力作用于自己继续活在黑白世界中。
  直到某一天薮雨穿越进黑白世界,薮雨在离开之前问玄鸟要不要一起去别的世界,玄鸟便跟着薮雨一起离开了。
  没什么特殊感觉的故事,对笨蛋来说拯救感是难以理解的词语吧?玄鸟和祂解释不清楚的,总之两个人一起度过没营养(?)的每一天,Happy End.

18.9.17——————

  祂就走在那些石砖上面,双臂向两侧张开维持平衡,一步一步,哼着小调向前走去,不顾大雨过后潮湿的砖面和点点泥印,就这样朝着光亮的地方走去。
  ……得提醒祂,不要带着脏兮兮的双脚踏进神社一步。
  虽说也有忘记的时候,不过扫除之类的杂务都是由祂负责,便轮不到自己感到困扰……这次祂要花多久时间才能把特制咖啡送到自己身边呢。

18.10.6——————
  那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地方,可以说,祂们二人的孽缘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  如今它成了一座废墟,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,人们逐渐忘记它以前的姿态,亦不会有人在意它原来的样子了。再过一段时间,机器会把这儿清理得连块石子都不剩。
  在短短几分钟分神缅怀的时间里,笨蛋早已爬上一座稍高的墙坐下,此刻祂正挥舞着手催促天才快点过来、坐在祂身边。

  结果,只是“因为风景不错想要一起看”这个单纯的理由才拽着祂来……这家伙的脑回路还是那么难以理解啊。

  “阿玄。”
  祂张开双臂似乎想要表达什么,于是阿玄便叹了口气,相当敷衍地回应几句后拥抱了祂。
  …耳边传来了祂傻里傻气的笑声,祂正将怀里的人抱得紧紧的。

  “阿玄。”
  “阿玄。”
  ……
  “…薮雨。”

薮雨only。
p4来自贴吧15年JynX访谈……关于薮雨的原型我不太敢确定是哪种说法,贴子原句是“像是薮雨原型的绘画”……到底该怎么称呼你呢?初稿?原型?
反正薮雨真的好可爱啊。

摘纪录:

到目前为止,你已经从你所有认为不会过去的事情中幸存了下来。
——Katie buck